辣条仙子

疯狂舔帕,边次辣条边舔帕

大理菊会骗过心(引子)【纯私设】帕洛斯姐姐的故事 试发

只是个铺垫,正文现在没空发
雷@( ̄- ̄)@十分雷@_@特别雷
帕洛斯的姐姐纯属私设,圣空星的王可能会ooc

维尔洛斯亲眼目睹自己的boss如何惨死在全宇宙最强的男人手下。
她没有一丝悲伤,只是发笑地看着最强男人倒在花埔中,看血是然后与鲜花相照应。
最强的男人又能怎样?血肉之躯照样会受伤,只要自己愿意,向其他人说,他照样会死在这里。
她走近他,牵扯出一个三十度完美玩笑,“先生。”她悠悠开口,他听见了,“您毁了我的花。”艳丽的大理菊被男人高大的身躯压得憔悴。
男人依旧沉默,只有嘴角溢出的鲜血回应了少女。
她嗤笑着,纵使他以一当百,以一当千,现在这样是得多颓废啊?“您受得伤会导致您死亡。”她小心翼翼地靠近他,眯眼看见男人掌心的金丝菊,华美庄重,令人感到一抹圣洁。“我猜您也不希望这花成为您的陪葬,不是吗?”
男人威慑般的眼神让人心生恐惧,但少女显然没被吓到,“请您不要任性,我不会蠢到去伤害您。”维尔洛斯知道男人杀死自己很容易。
她消瘦的肩膀薄弱得可怜,“先生,相信我,我只是想让您赔偿我的花,仅此而已。”不。

“没想到您的回复能力这么强。”维尔洛斯总是笑着。
“我的小屋几乎装不下您,您真是太高了。”
“我猜您饿了,可惜我这里只有一点点牛奶和面包,还是我弟弟剩下的……您还是饿着吧。”
“先生,请将衣服脱下来,我去清洗……”
……女人是这样恬躁,圣空星的王只是盯着窗外,不过,那里只有一片花田,各种颜色的大理花让人心烦。这个小木屋的确隐蔽,没有任何人来过,除了那个小孩,会带些少的可怜的食物来这,然后他会用和女人同样惹人心烦的花瞳打量自己。
“您来的可真是时候。”女人似是愉悦般地从外面回来,抱着一大束俗艳过头的大理菊,“花开得正好。”她对着镜子将花插在头发中,半晌,“这花太俗了,是吗?”
男人依旧是沉默。
“这样过分的艳丽,或许只会让人心生嫌恶。”女人笑起来,银铃般的笑声有些僵硬,脸上三十度的完美微笑透出点点虚假,罕见的花瞳闪着琥珀的光,藏着蛇的狡猾,在白发白裙的映衬下分外惹眼,却突兀地过头,“不过,我是极喜欢的,和我很像,不是吗?先生。”

“您要走了吗?”少女笑嘻嘻地跟着他出去,轻拽他的衣角,“先生,送您。”艳丽的大理菊被捆扎得一丝不苟。
男人不可能会接受,维尔洛斯明明心知肚明。
“先生,您可得记得回来呀~”她小跑着跟了一段路,“一定要回来要赔钱哦~”拉长上扬的语调像是情人间的撒娇,“拜拜。”
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她,她笑得像个孩子,但总是太突兀了。
或许是花眸太过鲜艳,或许是笑容实在虚伪。